魏建国

首页    专家    魏建国

微信图片_20181120171658


曾任商务部副部长,经济师。现任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兼常务副主任、中纪委委员、政协十一届全国委员会委员。他在外贸领域有着丰富的工作经验,他敢于直言,他关于TPP、一带一路的观点也是媒体和社会关注的热点。



敬畏信用:市场经济社会的立生之本

魏建国


我的家乡江苏镇江有一个习惯,打课堂用的八仙桌,是老师傅带着徒弟到家里面现场制作的。我记得小时候天快黑了,师傅和徒弟还在做八仙桌,徒弟觉得时间太晚了,但师傅说还有一面没做好,这一面也不是没全做好,就是没打磨光滑。有人可能不清楚,八仙桌有一面是靠墙放的。徒弟说算了,我们在这里3天了,这面是朝墙放置的,不用那么细心了。师傅说了一句话,至今影响着我:这一面靠墙,虽然别人看不见,但我是看得见的。这就是职业诚信,桌子其他几面都很光,靠墙一面别人看不见可能无所谓,但也必须要做好。

我在日本时每天早上都会跑步。在东京、大阪、名古屋、北海道等地,我注意到他们做的最好的,不是建筑和街道,而是下水道,尤其是下水道的出口。每个出口就像我们看到的日本高档电器一样,用铜做的。后来我才知道,日本下水道是世界上最好的,能让东京从来没有积水。

1980年至1984年,我在突尼斯做商务二秘,招待会期间我们都要下请帖,而且必须要在十天前分送完毕。我那部工作车辆是商务处的,是S2奔驰车,开到一半抛锚了。我把车停在路边,打电话给修理厂,他们回答没有零部件。我回到宿舍时,已经是晚上七点钟了,心急之下写了一封函给奔驰总厂,说了大概的情况。第二天早上8点多钟,奔驰总厂来函,说魏先生您的来信我们已收到,这确实是一部老车,不仅当地没零配件,阿尔及利亚、利比亚、摩洛哥也没有。昨天晚上我们接到您的信件后,在总部仓库里面找到这个零配件,用汉莎的货机发来了,请您早上接到函后,10点钟到某航班领取。我大吃一惊,没想到他行动会这么快速。

这三个故事说明,信誉是人生最可贵的。首先是木匠的诚信,第二日本下水道施工队的诚信,第三是奔驰车总厂的诚信。这些情况给我们很深的反思,以礼仪为纲、信誉为上的中国,为什么会出现老人摔倒没有人敢扶,出现了“豆你玩”、“蒜你狠”、黑心肉以及触目惊心的建筑豆腐渣工程,还有医务道德、科研事业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恶化呢?

诚信之所以会失去,我认为是我们失去了敬畏,进而失去了自律。我到过很多佛教国家,比如说日本、韩国、台湾、阿联酋,发现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在教育领域里,除了正常的道德教育之外,还有非常重要的信仰教育——宗教的教育。我们老家有句话,做坏事别人看不见,但菩萨看得见。老人经常跟我们说,要在下地狱的时候算总账。这就是一种敬畏,我们现在完全没有这种敬畏之心。

诚信是一种可传染、可扩张、可以相互影响又相互模仿和学习的,是社会所憧憬的美好梦想。《镜花缘》里面有个例子,在小人国里,卖的东西不是趁机抬价而是尽量降价。顾客看到卖家降价,说怎么这么低的价格,你的货真好,应该提价才对啊。卖家回答说,我的货本身就不好,你的赞扬让我无地自容,我卖这个价格已是受之有愧了。

法国着名政治阿兰?佩雷菲特在《信任社会》中说过:信任社会是一种扩张的共赢社会,是团结互助、共同计划、开放交换交流的社会,不信任的社会便是疑忌的社会。马克思说,资本主义社会正是因为资产阶级垄断了信用,因此垄断了世界交往的方式和经济交换的方式,垄断了大宗商品的定价权,使金融资本具有买空卖空的特权。

我们经常讲,中国要走向世界,将要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,将要走出一个独特的发展模式。但是,中国最缺什么?最缺的就是在市场经济过程中人的敬畏!要怎样才能重新达到敬畏呢,我认为有两点:一是要有法治;市场经济是依法运作的,法治健全才有敬畏的可能;二是要有道德。道德的丧失使我们失去了敬畏,为了金钱急功近利、谋财害命,让千百万人受损而自以为是经验。

广州是服务业最发达的地区,我曾参加过多次广交会,主要是担任翻译。有一个卖菜刀的业务员,把货卖给韩国人,他对此非常重视。我记得这个业务员突然发现菜刀给错了,他跑到广州宾馆所有房间里找那个买家。我当时第一次参加广交会,觉得非常震撼,一个业务员认为那个菜刀跟合同谈的不是同款,就亲自拿着菜刀到人家住所去找人,也没有考虑人家会不会以为他是坏人。最后韩国人握着他的手说,我永远忘不了中国有您这样一位商人。

这些故事都是抛砖引玉,反思的是我们要不要有敬畏之心,我们的社会要不要有法治,我们的商品经济要不要把敬畏作为立生之本。


2018年10月31日 11:53
?浏览量:0
?收藏
Powered by CloudDream